【武林沉沦第二部:第十四章:女人心!】作者:霸道的温柔28年12月11日【第十四章:女人心!】次日,鸡呜初响,高达气冲冲地从凌惊羽的房间里冲出来,冷眼注视在房外等候多时的凌惊羽。

    凌惊羽则微笑地回视着,面上丝毫找不到半点愧疚,他愤怒道:“利用一个爱着你的女人为你作为人情,拱手送给别人,我真是小看师弟了。”

    一觉醒来,高达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,这个女人还是自己师妹黄依雯,自己晨勃的大肉棒还插在她的小穴里,顿时吓了他大一跳,急忙将其从身上推开,惊醒了对方,陷入一场尴尬之中。

    在黄依雯一翻手语比较后,高达很艰难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他感到无比的愤怒,他不是为自己被人算计而愤怒,而是愤怒凌惊羽为了一个区区的虚名,就让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为他去陪别的男人,他怒了,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想去找凌惊羽算账时,黄依雯苦苦拉住了他,哀求他不要去找凌惊羽的麻烦,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,她也不后悔把身子给了大师兄,只求大师兄念在一日夫妻的情份,帮凌惊羽一次。

    高达从来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,尤其在女性面前,他更是做不出让女孩伤心的事,再者此事事关黄依雯的名誉,闹大了虽能让凌惊羽吃不了兜着走,却也让黄依雯名节扫地,日后再也没有面目见人。

    一翻思考后,高达看着满脸泪水与充满哀求的黄依雯,只好依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虽说高达答应黄依雯,要将‘论剑大剑’大会的魁首让给凌惊羽,当看到凌惊羽那一张献媚的嘴脸后,心里甚是不悦。

    凌惊羽却是微微苦笑,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说道:“依雯的牺牲,师弟铭记在心,绝对不会辜负她的。”

    高达冷冷一笑:“绝对不会辜负?那路雨师妹呢?你到底有多少个师妹啊?

    将来她们又要为你陪多少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早在温柔处知道凌惊羽这小子风流成性,他岂会相信这种鬼话。

    凌惊羽脸上有些尴尬,同时心里也有些气愤:“大师兄,你误会了。你以为师弟会做出这种事吗?我不像你有这么好命,自小就被萧师叔收为入室弟子,还能争一个‘青云首徒’之位。而师弟虽身为江南凌家大家弟子,却是支房所出,今生注定与家主无缘,还因这个身份便无法进入‘青云门’高层,我也想出人头地,可是我又打不过你。大家弟子看似风光无限,实际只是一个花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高达微微一愕,随即又想到了黄佑隆,他也是前途不顺,为求上前而做出卖染衣的事,最后走上岐途,终于害人害已,叹了一口气:“这次我可以依你,希望你好好对依雯师妹,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凌惊羽登时喜出望外,他知道高达已经答应他,一脸诚恳,双目含泪:“多谢大师兄,谢谢大师兄,师弟这样做都是为了在家族里争个地位,日后能依雯她们一个好日子过,不想让她们跟我受苦,只有夺下这个魁首之位,我才能衣锦还乡,才能光明正大娶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哼!只是我不会跟你争而已,不代表你打得其他师弟们。”

    高达抛下这句话便快步离开这个地方,他不想再看到凌惊羽,甚至不想再在这里呆上一刻钟。

    凌惊羽实在太虚伪了,若非他事先从温柔知道凌惊羽想娶的只有温柔和路雨外,其他师妹不过是他猎奇和泄欲的对象,还真的被他骗了过去。

    高达心思,当下有把柄在他手上,实在不能明着跟他翻脸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他也不想让黄依雯师妹受难,如果自己反悔,凌惊羽定会迁怒于她。

    正所谓一夜夫妻,百日恩,能帮她一次便一次,只希望她日后能看清凌惊羽为人,从而离开他,找个好人家。

    当然也不能这么便宜了凌惊羽,他不争这个魁首,不代表一定让凌惊羽拿下,他还可以指点林动或者路雨剑法,好让他们战胜这个凌惊羽。

    看到高达离去后,凌惊羽原本献媚的神色一敛,脸上出现一脸的愤怒之色,转身怒腾腾地冲进房间,一眼望到身上只穿着一件小肚兜的黄依雯,她正满脸潮红懒洋洋地穿着衣服,那是一种欢爱过后的媚态。

    一下子将凌惊羽刺激得大脑充血,积压了一晚欲火全面爆发,如一头发狂的疯牛冲到黄依雯身前,在其的娇呼声中按倒在床上,埋首在其胯下一嘴吻在那个粉红的小穴之上。

    首度被心爱的男人亲吻私处的黄依雯,发出了一声娇喘,她心里实在太高兴了,太开心了,一双玉手深深陷入其秀发之中,不停地抓挠着,似是不想凌惊羽离去。

    凌惊羽舔了一阵女性的小穴后,入嘴全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滋味,那骚骚腥味的玉液入口的竟化作历害的春药般,将他全身烧得发滚发烫,胯间的肉再次坚硬如一根铁棍般,再忍不住翻身黄依雯紧紧压在身下,粗大的肉棒一挺,立刻插了那个湿答答的小穴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喘息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高达回到‘天玑宫’之中,一夜未归的他正愁着用什么借口跟萧真人解释,总不能说自己被凌师弟算计下,与黄依雯师妹有染吧?思索一翻后,高达决定用喝醉酒在凌师弟处过了一晚借口应对,便朝着萧真人的动厢房而去,向其请安问好。

    按照青云门规矩,此时各脉长老都应该拿着鞭子抽打那些睡懒觉的弟子起床了,偏偏萧真人不爱守规矩,徒弟也只有高达一个,因而这个时候反倒是他在房间睡懒觉的。

    高达走到萧真人厢房门前,正准备敲门之时,身怀一身上乘内功修为的他,一下子听到房间里有些一阵阵女性淫浪叫声与阵阵肉体撞碰‘啪啪’之声;“萧哥哥……你大力一点……雪妹好舒服啊……好历害……啊啊……嗯嗯……你的大鸡巴……又顶到人家……哪里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高达顿时呆住了,他并非什么都不懂的无知少年,他明白这些声音代表着什么,也知道这两把声音的主人是谁,正是他最敬爱的师父与雪姨,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雪妹……你实在太骚了……昨晚你已经缠着哥哥要好几次了,还不满足吗?大清晨的就吃哥哥的鸡巴……呼呼……雪妹……你这小穴还会咬人……操起来太爽了……”

    里面萧真人低喝之声传出来,声音之中充满快乐与兴奋,‘啪啪’的肉体响得更加之激烈。

    “死鬼……知道妹妹好,也不来……找妹妹……昨晚如果不是凌惊羽来找达儿……妹妹才有机会将他……支开……你不知冷落人家到何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!好妹妹……别说这个了……达儿一晚未归,很可在凌惊羽吃醉了,现在随时可能回来的……咱们快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哥哥……不……妹妹不要……昨晚你答应妹妹……要给雪妹十三次高潮的……现在才九次……还有四次……达儿……回来又有什么怕的……大不了……雪妹改嫁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雪妹……这样我很难跟大师兄交代的……雪妹……不要……别摆成这个姿势……像小狗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好深啊……萧哥哥……你的鸡巴又大好多了……妹妹……就知道你喜欢……这个姿势……口是心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……是雪妹你的玉臀太美了……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深啊……萧哥哥……你变得好粗鲁了……嘻嘻……萧哥哥……你娶了妹妹吧!……啊啊……来了……第十次高潮了……萧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雪妹妹……对不起……哥哥……已经一把年纪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男人年纪大些……有什么问题……妹妹也是个寡妇……是不是你还想着你那个水月师妹啊!……你要是娶她……才真是祸害女儿家清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……她只是我一个晚辈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别以为雪妹不知道,妹妹是过来人,那小丫头看你的眼神,妹妹就知道她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管他是什么样的,现在萧哥哥是妹妹的……妹妹的,我不准你碰她,就算是想下她也不行,以后你把所有精力都在发泄在妹妹身上,告诉你一件事,我已经有你骨肉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说话有如千斤炸药一般,房间的两人激烈的肉体撞碰声嘎然停止,萧真人呆了半天:“什么?以前你不是一直用内力将阳精逼出来的?而且一定是我的?会不会是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你的,绝对是你的……今个月人家的月事没有来了,急忙去找百草姐姐,她帮妹妹号过脉,说妹妹已经怀了半多个月身孕了,这段时间里人家只跟你交过欢,不是你的,还能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萧真人还是有些不相信:“我……我……可是那晚我见到你将阳精逼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妹妹也这样问过百草姐姐,她说用逼出阳精并不一定能避怀孕,只是减少怀孕机率,以前妹妹能避孕,主要是经常服用百草姐姐开给我的药。半个月前,那段时间因为一些琐事,没有来得及服用,不信,你可以去问百草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萧真人不知说什么好,他与柳如雪的事,百草真人是知道的,他相信百草真人的医术。

    只是当年与柳如雪作下这段苟合之事,皆是逼不得已,但是这段关系持续了差不多十年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

    再者柳如雪又怀上了他的骨血,正所谓‘男人一生中三大喜事少年得志中年丧妻老年得子’,当下柳如雪竟然怀了自己骨肉,而且心甘情愿为自己怀上的,叫他如何不喜,他用着颤抖的声音:“雪妹。哥哥,立刻去跟大师兄说这事,我要续弦!我要娶你!”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柳如雪也用喜极而泣的声音回应道,随即房间里又响起两人亲昵的声音,还有柳如雪不满的娇嗔:“萧哥哥,不要离开妹妹,还有三次,三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怕伤了,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现在才半个月,还早着呢……妹妹,下面好痒……快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……哥哥,马上满足了雪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哥,好历害啊!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外的高达听到这里,心里满不是滋味,可他也知道自己不适合再留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被发现,高达使出‘天地藏玄’的至高心法,将呼吸,动作化入自然一般,无声无息地离开。

    萧真人一身内功修为冠绝天下,无奈他引刻沉迷在柳如雪动人的肉体之中,还有老来得子的喜讯之中,愕是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高达心情仍是难以平静,他并不反对雪姨嫁给自己的师父,相反在儿时他就有过雪姨(百草师叔)是娘亲,师父是父亲的幻想,希望他们能结为夫妇,可是随着年龄的长大,在礼教的薰染下,这样的想法也渐渐澹了下去。

    再者林动已经长这么大了,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母亲跟师父苟合,还怀了孩子,他会怎想?林动一心想着重新振兴林家,如果他的母亲改嫁他人,这对他的未来声誉或多或少会受损害的,他会不会不同意,是否他早已知道此事,所以才生自己气。

    在胡思乱想之中,‘天枢宫’上的钟声响起来了,四十九响不停,这是‘青云门’每日的晨呜铜钟之声,高达连忙回过神来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来到院子中,远远就看到萧真人与雪姨满脸红光地房间里出来,两人看到了高达也是一愕,心想自己两人放荡之声该不会被他听去了吧?萧真人有些尴尬:“哦,是达儿啊!昨晚你为何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高达看到满脸通红娇羞的雪姨,此刻如同一个小姑娘躲在师父的后面,那个样子甚是美艳动人,尤其想到前段时间雪姨为自己口交的情景,心里邪火上升,连忙低下头去:“达儿,见过师尊与雪姨。昨晚在凌师弟那里喝多了,醉得不醒人事,在他那里过一夜,现在正想去跟师尊请安。”

    萧真人笑道:“哈哈……真丢人,你可是我萧真人的徒弟!我萧真人在‘青云门’可是有酒鬼的之称,酒量自称第二,没人敢自称,你居然在喝酒上输人,害燥不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两人确实关系的原因,高达也发现了他们之事,雪姨也不避嫌在背后掐了萧真人一下,嗔骂道:“老酒鬼,真是为老不尊,还以一身坏习惯为荣,可别教坏了达儿。”

    “雪……你说得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来得子,萧真人当下心情也极其之好,差一点就要在高达面前,叫出对柳如雪亲昵的称呼,在后者的倩目娇瞪之下急忙改口;“达儿,你不喝酒是对的,别学师尊做个酒鬼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高达看着萧真人和雪姨越是亲昵,心里的邪念和自责则越重,每每看到雪姨的脸总会想起她在为自己口交的情景,觉得自己好像给师尊戴了顶绿帽似的,只好说道:“师尊,钟声响起来,弟子要去‘论剑台’处理事务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萧真人望着高达远去背景,再望下身后的柳如雪,伸手摸了下她的小腹,似是想感受里面生命的跳动,心里暗暗下决定:‘为了徒儿与未出生的孩子,我就算化身为恶鬼,做一个卑鄙小人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向晖,你最好就不要来……’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当高达领着一众后勤师弟们再次将七脉迎进‘论剑台’后,第二天的‘论剑大会’比武再次开始,今日的比武依然是高达、林动、凌惊羽等人出尽风头,他们又各自击败十多名的挑战者,基本上已经稳定了他们能进下一轮比武名次。

    ↓记住发布页↓https://4w4w4w.com然而想不到的是,路雪在今日竟然落败了,她输给了‘玉衡宫’的大弟子温柔,这着实让人大吃一惊,众所周知温柔在‘青云门’内虽有凶名,却只是仗着其是医者的关系,在给众弟子治病时有意为难,但在武功之上着实不高。

    以前她也曾与路氏姐妹切磋过武功,总是输多胜少,而今日她居然干将利落地打败了路雪,着实不能不让众人感到吃惊,路雪满脸羞愧地回到水月真人面前,水月真人怒眉一扬:“雪儿,你今天是怎么了,比武中老是心不在焉,你可知你犯的错误有多少?”

    路雪双眼一红,将头紧紧地低下去不发一语,她确实心事重重,因为在进场那一刻看到高达之后,她的脑海就全是高达昨晚非礼的她的情景,还有在林中偷看到的那对偷情狗男女,心境没法再平静下来,因而在比武之中给了温柔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水月真人看到路雪泪水快要掉下来,那样子又可爱又心疼,拂尘一扬:“下去吧!好好反思一下,我希望今日之后,不要再看到你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尊!”

    路雪领命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雨儿!”

    水月真人转首向路雨问道;“雪儿,今日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路雨想了下回道:“昨晚妹妹去参加同门之间的聚会了,大师兄也去了。”

    水月真人脸上一冷:“混帐小子,敢祸害本真人的弟子。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而另一边的高达将这一切看在眼内,他也知道路雪败给温柔的原因是心乱了,导致她的剑意大减。

    否则以她的实力跟温柔认真打起来,鹿死谁手,犹未可知。

    她心乱的原因,自己十分之清楚,所以当路雪退出场后,高达也跟旁边的师弟打了个招呼离了场。

    高达出了‘论剑台’后,寻着回‘摇光宫’的路而去,在半路追上了路雪,看了下四周无人,在其惊呼声中,拉着她的小手将其拉到一个隐蔽的地方,路雪仅仅只是挣扎了几下,便顺从高达,小小心窝扑通扑通乱跳。

    确认这个地方没人能看到,高达定眼看了路雪,见她满脸羞红却又带着一丝期待的神情,宛若一个朵异花初开般美丽,他的心跳也有些加速,有些气喘地说道:“师妹,昨晚的事,是大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,我不听……”

    路雪一听高达这话,立刻想昨晚被他轻薄的羞得直跺脚,一双小手拍打着高达的胸膛;“大师兄,你这个坏蛋,淫贼,竟然对人家做这种羞人和不负责的事。”

    看着路雪的小女儿姿态,高达也是心头一热,做出了连他自己感到不可思议的冲动,一把路雪抱入怀中,大嘴寻上她的香唇紧紧吻住,大舌头撬开其香齿,卷住那条香舌吸吮起来。

    而是路雪也先是一阵惊愕,奋力挣扎,无奈敌不过高达的蛮力,慢慢身子也完全软下来,心神也慢慢沉醉在高达的高超吻技之中……高达越吻体内的冲动的激烈,大手忍不住攀上路雪的娇乳上,隔着衣服温柔地搓弄着,把怀中美女弄得娇喘连连,更进一步刺激着他的情欲之火,一只坏手不知不觉间从其衣襟处探进,穿那条小小肚兜抓在那从没有人抚摸过的娇乳之上。

    “嗯啊……”

    女性第二个敏感地带落入心仪之男人手中,路雪忍不住一声娇哼,全身颤抖不止,欲从高达怀内脱出,无奈此刻她的身体却生不出一丝力气,好像身体背叛自己一般,和大师兄一起合伙抓弄自己。

    挣扎不脱,只有任由高达侵犯,路雪只觉得自己小巧玲珑的玉乳,在高达长年练剑产生厚茧的大手搓弄下,厚茧在玉乳上如鲜奶感肌肤上擦过,传来一股似有似无刮痛感,这种感觉让她陶醉之极,小小的乳尖已俏生生的立了起来,刚好卡在大师兄的指缝夹住,一松一放间刺激得她差点尖叫出来。

    高达也感觉到怀里师妹体温越来越高,知道对方也是动情不已,即使自己此刻夺走她的贞洁,她也会配合着自己的,体内的情火也越发之强烈,胯间的肉棒已将裤子顶成个账篷,隔着衣物顶入路雪两腿之间。

    沉醉在高达高超的吻技与玉乳带来的刺激中路雪,也发现这个鲁莽的入侵者,她的小脸蛋更加艳红了,她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昨晚自己可是用小手玩弄过的,它的规模远超昨晚在林中偷看那名男子的肉棒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,要给它插入自己的小妹妹那里,会不会很痛啊?”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路雪的身子更加之软,胯间的小穴处还有微微湿感传来。

    恰逢此时,高达另一只大手直探胯间神秘之处而来,芳心忍不住一阵颤抖;“终于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当高达的手探入路雪裙内,再次扶摸上小穴时,发现小小的里裤上已有湿痕,知道路雪师妹已做好承受自己的准备,心情异常之激动。

    一时兴奋,大舌头在路雪香腔内刮抹时,一时妄形,不小心被其的小虎牙刮痛。

    高达神智一清,慢慢松开路雪的香唇,强行努力平恢内心的冲动,将一双坏手从其衣内抽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自练成‘真元’后,他的情欲越来越难以控制了,如果时再拖久一点,他恐怕就要在这里夺了路雪的贞洁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!你好坏啊!”

    路雪娇喘不息,浑身酸软无力,如果不是有高达抱着,估计已经要倒在地上了,在高达怀中也是羞得不敢见人,将小脑袋深深地埋在其怀中,起先被高达拦住,心中还有无数怨言与气恼,却因刚刚抚摸,全部不翼而飞了,被大师兄抚摸的感觉真舒服。

    “路师妹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高达看着路雪这个样子,心里暗叫不妙,他找路雪只是想道歉的,压根就没想过跟这个小师妹发生什么事,已经搞了一个师妹黄依雯的他有点怕了,现在他都有点怀疑自己,是不是变成一头只识得发情的种马了。

    路雪在高达怀蚊声说道:“大师兄,你会不会娶人家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高达登时吓了一大跳,不知该怎么回答,可他发现怀内的火热的娇躯正在迅速降温之中,已经掳获不少女人芳心的他,知道此时可不能说什么‘不能’之类的说话,忙道:“路师妹,你长得貌若天仙,好似天仙下凡,那个男人能娶到你,是他百辈子修来的福份,大师兄当然也是做梦,也想着娶你啦!”

    路雪心里美得快要晕过去:“大师兄,我愿意嫁给你,就算你有三个妻子也不在乎,就像林师兄说的那样,男人有个三妻四妾很正常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愿意了,可我该怎么跟朱姐姐她们说呢?”

    高达心里嘀咕一下,要说路雪这样的大美女投怀送抱,他没动心是骗人心的,但他也清楚此时实在不应该搞这个师妹,一个不小心极有可能产生极其不良的影响。

    当然高达也不是笨蛋,知道直接拒绝就是个大傻瓜,便说道:“师妹,你不介意大师兄有三个女人,还愿意嫁给大师兄,大师兄真的很感动,只是你与你许家的婚事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既然没法拒绝,就让对方拒绝自己,推出路雪已有的婚约来,果然让路雪一时沉默:“这个……大师兄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路许两家是世交,她与许士林自幼指腹为婚,杭州城之内无人不知,在许家毫无过错的情况下,想与许家退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路雪,她无语了,她缓缓地离开高达怀内,双目通红地说道:“大师兄,我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高达问道:“师妹,你到底喜欢谁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路雪有些为难地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喜欢大师兄,却又舍不得许哥哥,你们俩个我都喜欢,嫁给谁,人家都愿意。你不要看不起师妹,师妹不是三心二意。”

    高达心里总算安心一点,既然路雪对许士林依然喜欢着,自己与她还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之事,就算自己不能娶她,也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伤害,温柔地对她说道:“师妹,不要心急,成亲这样的大事总是考虑清楚的,你心中有多个选择是对,咱们是江湖儿女,不应有这么世俗之见。可师妹你只有一个人,是不嫁给两个男人的,你可想清楚啊!”

    路雪跺跺腿,嘟起小嘴说道:“大家都是人,为什么你们这些臭男人可以三妻四妾,女人就不可以有两个相公?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高达听到这话,心里再次想起丁剑跟他说过的‘极乐教’教义,彷佛很有很理道了,只得苦笑道:“如果你的许哥哥不介意,大师兄也不介意做师妹的二相公,到时我跟他一起伺候你,到时洞房花烛的时候,我们一个插你小穴,一个插你菊穴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……你……太坏了……人家不跟你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达的黄色的玩笑,直把路雪弄得满脸通红,小拳在其身上不停锤打以表示不满,心里却偏偏跟着这段玩笑,幻想起那时情景,竟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感觉,羞得她转身就跑个不见踪影……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高达总算松了一口气,就这样一件是他非礼良家女子恶事,被他三言两语煳弄过去了,最后还将选择权推到路雪身上,无论路雪选择谁,他都没有吃亏,选择了许士林,他也可以避掉这件非礼师妹的事;选择他,他也乐意接受,而且退婚需要时间,那时自己肯定已和朱姐姐她们三人成亲,再娶路雪,也没有什么阻碍了。

    按抚路雪后,高达回到‘论剑台’,此时温柔又击败了一名对手,这是她今日击败的第六名对手,已经稳占下一轮的比赛名额了,可她脸上没有半点喜悦之色,天生懒疲的她特别讨厌的努力与奋斗,尤其是跟人在擂台上弄得一身香汗淋淋。

    温柔从擂台下来,赶回‘玉衡’一脉的途中,刚好遇上高达从外面赶回来,先前在擂台上,她将路雪与高达先后离去的一幕看在眼内,身为始作俑者的她心里十分不好受,要是高达真的跟路雪好上了,那她就冤大了,她只是想抓弄下高达,可不想为自己再添个姐妹。

    在两人擦身而过的一刻,温柔以快捷的手法狠狠地掐了一下高达腰间,悄声说道:“混帐小子,你竟然背着我勾引良家女子,太可恶了,今晚你必须来‘玉衡宫’给姐姐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勾引良家女子?”

    高达真是无语之极,自己会非礼到路雪,还不是你在作怪,现在居然还敢怪到我头上来?可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又不敢辩驳,只好默默地点头,以示答应。

    高达回到‘天玑’一脉的座席上,静静地观看完所有的比武,接下来的比武相当之无趣。

    或许是不在职,不谋其位之故,高达完全做不到各脉那些长老们般,看得津津有味,对着每个弟子指指点点,想着多收几个弟子,其间打磕睡好几次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当所有人今天比武结束,各脉弟子开始离场,高达也从无聊中脱出,总算能找到一些事做,指挥着师弟们打扫场。

    忙碌间,路雨踏着莲步,在一众师弟们不可思议目光来到高达身边,冷冷地说道:“大师兄,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下,能借过一步吗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当场让所有在打扫中的弟子们惊得将手中的扫把掉在地上,高达也愕了半天才反应过来,左望望,右望望,用手指着自己的脸讶异地说道:“路师妹,你是找我吗?”

    路雨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:“在师门之中,除了你,还有谁能让我呼他为大师兄的。就一句话,来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的!”

    话已至此,高达也无法拒绝,只好在一众师弟羡慕的目光之中,随着路雨而去。

    高达随着路雨来到一处枫林下,方发现要找自己说话的并不是路雨,而是路雨的师尊水月真人,她正背对着自己两人遥望天边渐渐西落的夕阳,即使是路雨向其复命,她也只是点点头,挥挥手示意路雨下去,连头也不回看高达一眼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直让高达大头不已,他基本上大致已猜到水月真人找自己何事,自己尾随路雪离场,不知情的外人并不会察觉到什么,可是在路雪的师尊面前,哪里能隐藏得住,再者有了上次的经验,水月真人并不喜欢自己接近路雪,他已经做承受水月真人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却是大出高达意料之外,他来到水月真人向其请安问好,对方依然只是微微点头,也不回头,也不理会,就这样把高达凉在身后,直把高达弄得满头雾水,心思:“难不成她要先给我一个下马威?”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很久一段时间,水月真人方悠悠说道:“高师弟,其实我这样称呼才适合吧。我虽贵为‘摇光’一脉之主,可在辈份上,仍是萧真人的晚辈师侄,而你是他唯一的入室弟子,在辈份上我乃是你的师姐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高达一愕,准备了诸多说辞,甚至做承受怒火的他,一下子呆住了,半天才反应过来;“按理说是这样的,可是现在叫你师姐,弟子总觉得有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水月真人回转身来,微微一笑,千娇百媚;“没有不妥,你是首徒,将来是继承成掌门之位,到时候师姐还得尊称你一声‘掌门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水月真人轻笑一声,再次转过身去,将美丽背影留给高达;“你没有想,可师弟已经在身力健行了。雪儿,乃是你的晚辈,这段时间你一直指点她剑法,我这个师姐身感欣慰,在此要多谢师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高达总算明白水月真葫芦买什么药,兜转半天是在提醒自己,不要再跟她的徒弟有瓜葛,你是她的长辈,注意辈份,你跟路雪一起是乱伦犯上,犯了大忌。

    可是高达心里却有些不服气,虽说他也有些不想与路雪有过多纠缠,但是被水月真人这样指责自己乱伦,让他很不爽,最重要的是他还真的是乱伦了,把两位岳母都操了一遍,经她这一说有如伤口上撒盐般:“指点路师妹,是身为大师兄份内之事,水月师叔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水月真人冷哼一声:“你……好吧!师弟这翻好意,师姐心领了,改日必会登门拜谢。”

    “向我师父告状?怕你啊!”

    高达也是来气,便故意说道:“拜谢不必了,还是给师尊道喜吧。今天早上他与雪姨情投意合,已经打算成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水月真人手中的拂尘掉落到地上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是夜,玉衡宫,后院弟子厢房处,那间属于百草真人入室大弟子温柔房间内。

    热气朦胧,温柔提着一桶热水往浴桶里加水,看到浴桶里的热水已五分之四,便往里面洒进大量花辩与药材,一股浓浓的药味薰满了整房间,伏下那苗条丰满胴体,探手试了下水温,发现冷热适中。

    “哎哟,今天真累啊,如果不是身为师尊的大弟子,我真不想把自己弄得一身汗……”

    温暖的热水让温柔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,在‘论剑大会’上比了一天武的她,落下满身的臭汗,这一桶热水对她充满了诱惑力,一双纤纤玉手慢慢地脱下衣服来。

    当她身上只余一小小肚兜时,玉手忍不住在自己的胯间上摸了几下,那晚处女初破被高达粗鲁干得红肿的小穴已恢复正常了,心里生出一丝怨恨:“高达,你这个混小子,夺人家的贞洁,又不肯公布我们之间关系。今晚不给我一个好解释,迟早要给你戴几顶绿帽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?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高达竟然气冲冲地推门而进,怒气腾腾地朝温柔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混帐小子,你总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温柔完全没有想到高达会在这个时候闯进自己闺房,忍不住想大叫,又想起当下一众师妹的房间离此不远,忙双手捂住嘴巴,双目愤怒地注视着高达。

    高达一把就搂住温柔芳香柔腻的身子,撩起她长发,在嫩滑的耳垂上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温柔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却因高达的调情技巧实在太历害,几下就撩动她的情火,不由吞了几口香沫:“混账小子,你来这里就知道调戏人家,昨晚调戏路雪师妹还没够吗?”

    高达经温柔一说,刚才在外面偷看其入浴被撩起欲念稍稍退下去,想起今晚来找她的正事,道:“姐姐,你是不是故意的?你要知道路师妹是一个清白姑娘,这对会她伤害多大吗?”

    温柔讥笑道:“那姐姐就不是清白姑娘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的妻子!”

    高达说罢,便堵上她嘴,长长热吻起来。

    温柔的香沫中充满一种异香之味,十分甘甜,应是她长年服食药食养身之故,却不想此刻成了男人最好饮品,高达将其嘴里几乎全部吸嘴里,然后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将其吞下肚子里。

    温柔挣扎着想其怀内脱身,却被高达紧紧抱住不得脱身,娇嗔道:“混帐小子,你好恶心啊,连人家唾液都吃,这些东西很脏。”

    高达紧紧抱着这具美丽动人的胴体,大手在上面上下其手,顺着洁白玉背滑到跷臀之上,从后股探进一根手指,按摩着那美丽的小穴:“姐姐身上所有东西都干净无比,只要是姐姐的东西,我什么都能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温柔冷笑说道:“毒药也吃么?”

    高达脸色也一冷:“你总算承认了,昨晚是你和凌惊羽一起下药算计我的吧。如果不是你用药,以我功力绝对不会醉得这么历害。”

    温柔说道:“生什么气,这样的毒,你们这些男人估计巴不得多中几次。怎么样,黄师妹的身体享受得如何,温香软玉,是不是让你流连忘返啊。”

    高达怒道:“你这样糟蹋女儿家的清白很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冤枉姐姐哟!”

    温柔小手轻按在高达嘴唇之上;“姐姐,可从来没有想过糟蹋黄师妹清白,是大师兄糟蹋黄师妹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还在狡辩,如果不是你下药,岂会发生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想不到你居然这种提起裤子,就不认账的人,是不是你现在想否认夺走人家清白事实,我的命苦啊!”

    谁知道高达这一喝,温柔当场痛哭起来,小手拍开高达在后股作怪的大手,双手掩着眼睛,泪水哗哗从指间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是这样意思。”

    温柔一哭,高达也慌神了,见她哭得梨花带雨,没有半分作假,只好低声下气地哀求起来;“我没有否认,姐姐把贞洁给了弟弟,弟弟一定会负责到底的。

    别哭了,一切都是弟弟的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骗人,如果你真的要对姐姐负责,为何到现在还不向师尊公布我们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高达一时也为难起来,在他内心中对百草师叔美丽的胴体有着一种着了魔的执着,只好说道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,你也不想我做上掌门之位路上,出什么差池吧。如果我坐不上掌门之位,就很难让你在家里扬眉吐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借口!”

    温柔冷哼一声,表面上没有原谅高达,语气中却是软下来不少。

    高达继续说道:“为了让我平安坐上掌门之位,好姐姐,以后不要做这样的事好吗?因为黄师妹,我不得不想办法退赛成全凌惊羽了,这样的名誉受损,真不知对你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温柔得意地说道:“当然有好处,而且还有三个好处啦。其一,你这个混帐小子迟迟不肯动作,我得为自己留条后路。其二,让凌惊羽那小子把跟他有染师妹送给你操后,可以减少我日后的存在对手。其三,日后如果你这个混账小子真的娶了人家,可以让凌惊羽更加难堪无比,自己两个女人都被你操了,大削他的自尊,让他为自己吃在碗里,还要看着锅的负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这样做,只会让我跟凌惊羽之间结下不可化解死结!”

    高达惊得嘴巴大大张开,半天合不起来,这个温柔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你怕了?谁叫你夺了人家贞洁,在你的鸡巴捅破我的处女膜那刻起,就已经注定了你与凌惊羽之间有不可化解的死结,你不敢抛弃姐姐,姐姐可以向你保证,对于你报复,绝对不会比凌惊羽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