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虚拟性域:幻影世界】(第十五章海豚湾的公主)28-12-10某会议室内,会议长桌两边各坐着六人。

    桌子一边是吴小皮,白九樱,以及穿着粉色小象人偶套装的芙琳娜,小象的头上还有一个王冠。

    桌子另一边是尧洛国的王贯平桩柱及他的两位秘书,桩柱是尧洛的一种官职,地位比部长略高。

    尧洛国目前由大同会统治。

    大同会在多年前打着“天下大同,万民齐乐”

    口号,窃取了国家,随后将国名改成了尧洛大同国。

    桩柱也是大同会内部的高级成员的头衔。

    “白小姐,旁边这两位是?”

    王桩柱皮笑面不笑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的未婚夫及他的顾问”

    白九樱回答着。

    白九樱不知道穿着粉色小象人偶套装的是谁,吴小皮之前告诉她这是他的顾问,以她女人的直觉想到人偶里必是女性。

    “白小姐,听闻白家资金周转不灵,我国可以施以援手,毕竟兰芳与尧洛都是一家人嘛”

    兰芳国原本是荒无人烟的废土,由历朝历代从尧洛逃荒之人建立,包括并不限于逃犯、发配之人、逃避饥荒、战乱之人或是交不起严重赋税之人,他们被尧洛称为遗弃之人,兰芳也被尧洛称为遗弃之国。

    早期兰芳国国土上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,也没有统一,都是些小国,所以一直被尧洛侵略、征税。

    在尧洛的统治者看来兰芳都是一些蛮夷,更不可能把兰芳视为国土。

    大同会建立政权后,一直宣称兰芳国是尧洛的国土,窥觊着兰芳的财富与科技。

    “桩柱大人,直接说正题吧”

    “我就欣赏白家的豪爽”

    王桩柱和蔼的笑着,“我国可以提供免息贷款,条件很简单。白家来尧洛建厂,双方各占一半股份;另外想请白小姐在跆拳道比赛时高抬贵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我做不了主,不如找我父亲谈吧”

    白九樱说完起身,“今天就这样吧,再会”

    “白小姐真的不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”

    “有空回尧洛见见你外公”

    王桩柱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喊道。

    ……三人回到白九樱的公寓。

    “尧洛的人渣,又想来打白家的主意,还一直色迷迷看着我”

    白九樱回到家,坐在沙发里骂道。

    “樱儿这么讨厌尧洛国?”

    吴小皮问道。

    “它们几十年前偷白家东西,被白家轰炸过一次”

    白九樱回道。

    “用轰炸机轰炸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”

    白九樱极为得意的说着。

    兰芳国南部有一半岛,其形貌似海豚,曾经是自由城邦海豚湾的属地,从城邦建立开始一直由白家担任市长,那里一直由白家控制。

    后来海豚湾与其他城邦、国家合并成为了兰芳王国,海豚湾成为了王国的直辖市,市长也一直由白家人出任。

    到了白九樱父亲继任时,她父亲因为某些原因放弃了海豚湾的权力,顺应潮流将海豚湾改革成民主制的城市。

    之后她父亲做为名誉市长,不干预海豚湾市的市政。

    由于历史原因,海豚湾市一直保留着独立的军队,由白家掌控。

    7年前尧洛国通过威逼利诱、绑架等手段强迫白家的军事、科技研究人员到尧洛国做研究。

    白家为此警告了尧洛国,尧洛国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,连研究人员的妻儿父母一起绑架。

    最后白家通知尧洛国将于某时间轰炸尧洛国的首都以及空军基地,尧洛国完全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最终,尧洛国的防空雷塔没有监测到白家的任何一架轰炸机,首都的军事研究院以及空军基地却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随后双方都没有对外公布此事,尧洛被白家轰炸的事情在世界上极少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尧洛没有反击?”

    吴小皮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尧洛又不是兰芳的对手,况且被轰炸后大同会内部的强硬派发动了政变,随后之后2年他们陷入了内乱,根本无暇顾及他物”『原来我的樱儿不只是白氏集团的千金呀,也相当于半个公主』吴小皮走到白九樱旁边,把手伸进樱儿的低胸礼服内,揉捏着巨乳,“刚才那鸟人是不是一直盯着这儿看?”

    白九樱急忙把手推开,“你在干什么呀”

    穿着粉色小象人偶套装的芙琳娜也在房间内,在外人面前被袭胸,白九樱害羞得俏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是谁”

    白九樱问道。

    芙琳娜把头套脱下来,放在沙发上,说道“白姐姐,是我啊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?”

    白九樱完全没有想到昂萨的公主会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我母亲让他照顾我到大学毕业”

    “嗯?芙琳娜妹妹,很久不见了”

    一旁的吴小皮再次把手伸进礼服里,玩弄着傲人的肉球,“等下再叙旧,先办正事”

    吴小皮在芙琳娜面前完全不忌讳,白九樱已经明白了他们的关系,便不再反抗了。

    白九樱被吴小皮三下五除二扒光了衣服,仅剩一双黑色丝袜。

    吴小皮伸出两根手指放在粉红色的两肉片上,轻轻的摸着,手指慢慢的打开两片唇肉,爱抚着肉穴内部的嫩肉,白九樱忍不住呻吟一声,美穴里流出淫水。

    白九樱以期待的眼神看着吴小皮,像是在告诉男人快插进来,用力的侵犯她。

    吴小皮继续扒开肉穴,里面全是淫水,心想眼前的美人已经等不及了,握着那已经硬到不像话的宝贝,缓缓的放在九樱的肉穴口上,上下的摩擦,让九樱的爱液沾湿了他的龟头。

    对准肉穴,将肉棒滑进九樱的阴道里,然后身子向前一顶,整根粗壮的肉棒就插入了九樱粉色小穴里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期盼已久的肉棒进入体内,九樱轻轻的喘息,那眼神分明是在告诉男人自己很舒服。

    吴小皮将肉棒一插到底,然后进行来来回回的活塞运动,每次都插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白九樱被插得舒服极了,不断发出了轻声的呻吟,伸出双手握住了自己的两个正在甩动的巨乳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脱得只剩一双粉色丝袜的芙琳娜走到两人旁边,说着“白姐姐,流了好多水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受到了言语刺激,还是被肏得美极了,九樱满脸的娇媚淫态,继续发出悦耳的淫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涨……宝贝好大……”

    在淫叫的刺激下,吴小皮奔腾的大肉棒暴涨,节奏的越来越快,插得也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哦……呀……”

    九樱似乎也快受不了了,发狂了一样的浪叫。

    继续抽插了一会儿,突然九樱的阴道紧缩,很多很多的爱液浇在龟头上,高潮到了。

    肉棒没有停下,继续在阴道里抽插,满是淫水里阴道里发出“扑哧”

    “扑哧”

    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白姐姐怎么了”

    芙琳娜好奇看着瘫在沙发上的白九樱。

    “樱儿被大肉棒肏得高潮了”

    吴小皮一边狠狠抽插一边解释道。

    樱儿对大肉棒又爱又怕,大肉棒能让她爽得好像魂魄飞到九霄云外一般,又怕自己连续多次高潮身体吃不消。

    吴小皮抬起修长的黑丝美腿,扛在肩上,嘴巴亲吻着九樱的脚踝,这双丝袜美腿怎么玩都玩不腻。

    抽送的速度逐渐加快,每一次都深深的刺激着神秘之地。

    九樱被一波又一波愉悦感冲击着,快感的如电流传遍全身,又开始忘情地宛转娇吟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公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怜惜……我……快一点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粉嫩的美穴淫水狂流,一闭一合狠狠的咬着肉棒,淫态百出。

    吴小皮将美人抱起,美人的双手搂着他脖子,修长的黑丝美腿缠在他的腰上,然后吴小皮站了起来,双手放在九樱的两个丰满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用力将九樱抬起,然后九樱身体随着重力下落时,吴小皮腰间一顶,肉棒重重的插入了美穴的最深处,九樱的子宫被顶得爽死了。

    如此动作反反复复,九樱从来都没有这么刺激过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要……死…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老……公……爱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娇喘吁吁的九樱被插得眼泪都流了出来,忍不住摇摆着玉体,长长的辫子像蛇一般舞动着,淫液汹涌如泉,肉棒每次拔出都会大量流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老公……一起……一起……高潮……”

    九樱发出了触电般的呻吟,用牙齿紧咬朱唇。

    吴小皮不在忍耐,把速度增至极限,用着全力肏着美穴。

    就在加速抽插之后没多久,从肉棒传来抽搐的酥麻感,瞬间传遍了全身,一股热泉由根部直涌龟头而射出,肉穴内的另一道热泉不禁浇到龟头上。

    云雨过后,吴小皮坐在沙发上,紧紧的抱住心爱的九樱。

    “芙琳娜妹妹,换你来吧”

    俏脸绯红的九樱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姐姐,我还没做过”

    芙琳娜坐在两人身边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淫棍怎么会不吃嘴边的肉?”

    九樱娇滴滴的看着吴小皮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做,小皮不会强迫我”

    芙琳娜继续说着,“我想看你们肛交”

    “让樱儿休息一下”

    吴小皮说着吻向了玉人的红唇,九樱也主动的激吻,看得芙琳娜都脸红了。

    四片红唇忘情的粘在在一起,两条舌头不知道纠缠了多久。

    休息过后,白九樱从吴小皮的腿上起来,肉穴终于和肉棒分开了,她跪下来舔舐着依然坚挺着的肉棒,淫水和精液混合的液体被香舌一扫而尽。

    芙琳娜看着舔舐肉棒的白九樱,也蹲在肉棒旁,近距离观看九樱贪婪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芙琳娜,要不也试试?”

    吴小皮提议道。

    芙琳娜看着白九樱的香舌在肉棒那上下游走,看得入迷。

    “姐姐舔肉棒自己也会有快感吗?”

    芙琳娜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白姐姐喜欢吃精液”

    在追根溯源的心理驱使下,芙琳娜伸出香舌,缓慢的靠近了肉棒,轻轻的碰了一下满是白九樱口水的龟头。

    『一股清香味,和上次味道不一样』芙琳娜并不知道肉棒早就被白九樱舔干净了,上面紧剩下九樱的口水。

    已经是第二次品尝肉棒的芙琳娜似乎对口部侍奉不反感,跟着有样学样的舔着肉棒。

    两位佳丽左右夹攻,一黑一粉,如果茜儿也在就是黑白粉三女舔棒了。

    两位玉女一上一下的舔着,一女舔到龟头时另一女刚好舔到肉棒根部,肉棒上的快感有规律的传递到大脑,吴小皮体验到了皇帝才有的快感。

    一位豪门世家千金之躯的小姐,另一位强盛大国至尊至贵的公主,被这两人共同侍奉,吴小皮的肉棒心花怒放的膨胀到极点。

    雄壮的肉棒在美人的合力服务上,龟头流出不少液体。

    每次液体流出时,九樱的香舌都会一扫而过,舌尖轻轻的在马眼里摩擦,刺激得吴小皮几次都差点射出来。

    九樱香舌舔到龟头时,勾魂的双眼看向吴小皮,四目相对,吴小皮知道自己该喂饱自己心爱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忽然吴小皮下身一阵抽搐,多股液体喷向了两女的脸上,没有心理准备的芙琳娜吓得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脸上感受到了触碰的温暖,睁开眼睛的芙琳娜看到白九樱正在认真的舔舐她脸上的精液,吞入肚中,一脸满足的表情,如同吃着美味佳肴一般。

    芙琳娜也舔了一小口白九樱的脸庞,将稍许精液含在口中品味,模彷着白九樱的样子,一口咽下。

    “真奇怪的味道”

    芙琳娜回味着精液的异味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她又在白九樱的脸上刮下一点精液,将粘有精液的手指含入玉口。

    休息时间已经足够,吃饱的白九樱主动的跪在沙发上,回头娇媚的看着吴小皮,等待着他的再次临幸。

    白九樱涨红了脸:“老公……”,傲娇的她没有把“快插我”

    几字说出口。

    吴小皮抓着九樱的臀部开始向前挺入,沾满两女口水的肉棒轻而易举的插进菊穴。

    粗大的阴茎的长驱直入,前后不停的抽送,撞击的啪啪声与九樱的淫叫声回荡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喔……老公……再激烈些……”

    快感上头的白九樱开始配合男人的抽动,她弯曲腿部,将丰臾的屁股高高抬起,好让肉棒能够更深的插入菊穴。

    九樱的菊穴每被撞击一次,就发出一声淫荡的呻吟,此时她的形象与平日里的高贵端庄完全相反,而是彻彻底底诚服在肉欲里欲女。

    “被插屁股也这么爽啊”

    在一旁观战的芙琳娜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那美艳的粉色肉穴因高度兴奋而不断流出的淫水,九樱更以高亢的叫声疯狂的叫喊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爱我……老公……啊……爱我……”

    在淫荡的叫床声中,吴小皮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双人陷入欲海之中,成为两个疯狂追求快感的野兽,两具肉体交融在一起,撞击声与呻吟声合奏出一曲性爱交响曲。

    更加冲动的吴小皮趴在九樱香汗淋漓的背上,双手握住两个不停摇摆的巨乳,开始做最后的冲刺。

    神秘花园中的蜜汁流的到处都是,这正是九樱到达高潮的信号,吴小皮如同狂风暴雨般的继续抽送,九樱发出了最后的淫声荡语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全部……全部……射给我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九樱高潮时,吴小皮浑身颤抖了一下,连忙抽出肉棒,放到瘫软在沙发上的九樱嘴前,尽情的喷射。

    ……某家餐厅的四人座上,三人与新来的琪露露正在用餐。

    穿着水手服琪露露换了一个发型,金色的齐刘海,还留着两个到肩旁的短马尾,这样的她更像一个女学生。

    “芙琳娜妹妹怎么愿意接受(王位)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芙琳娜眼睛转了一圈,看向琪露露,“琪露露,如果我不继位你会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小姐,我会与父亲回来森林中继续作战”

    琪露露答道。

    为了隐藏公主的身份,琪露露不再称呼芙琳娜为公主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国家再次陷入战争之中”

    芙琳娜继续说着,“以后叫我姐姐,不准叫小姐”

    “芙琳娜姐姐”『原来不是为了我啊』吴小皮听到回答,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白九樱:“到星光读书是你的条件吧?”

    芙琳娜:“自由生活七年,以及婚姻自由是我的条件,母亲的条件是毕业后必须立即登基。”

    白九樱:“之后呢,强迫你儿女继位?”

    芙琳娜:“我当然想自己儿女十六岁就继位了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餐厅的巨屏电视里传来一段声音,整个餐厅的人都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下面插播一条紧急消息,战线前方武器爆炸……”

    “某国发现巨型金矿,专家估计总量比市场上流通的还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氏集团旗下公司股价暴跌,黄金暴跌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电视吸引住了,一个字不漏的聆听主持人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终于开始了”

    白九樱小声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一点都不着急,想必有应付办法”

    芙琳娜的喝着热茶,慢悠悠的说着,“听说最近白家资金紧张”

    “钱都被我父亲拿去造玩具了”

    白九樱答道。

    吴小皮:“什么玩具?”

    “男人都喜欢豪车名表,我父亲也不例外,只不过他喜欢战斗机”,白九樱继续解释道,“造了四架樱型九式,成本价太高,政府不愿意购买”

    “白姐姐,卖给我吧,我出双倍”

    芙琳娜相当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可行,这是兰芳国最先进的战机”

    见到白九樱不愿意,芙琳娜扯了扯吴小皮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己人,卖一架也可以吧,樱儿老婆”

    吴小皮象征性的掺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,你们举行婚礼的时候送你一架”

    白九樱考虑了一会答道,结婚至少七年之后,到时候樱型九式不再是兰芳最先进的机器,再说相处了七年还能结婚,想必芙琳娜和吴小皮都是可以信任之人。

    ……同一时间,乔式姐妹租住的公寓内。

    “白家的敌人出手真狠呀”

    乔虹儿看着新闻说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白家是被人暗算了?”

    “爆炸新闻一出,同时砸盘,太明显了。傲世海豚湾千年的白家这次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赢定了”

    乔霓儿忽然想到白家破产,吴小皮会不会遭殃,竟然对吴小皮有点担心了。

    吴小皮曾出示过白九樱的信用卡,乔家认为吴小皮在白家必是有话语权之人。

    『不对,我怎么能同情那个无赖……』“妹妹,赢了燕返怎么不开心?”

    乔虹儿发现了妹妹的似乎有心事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姐姐”

    “这次对赌我一直都有点担忧,我凭直觉猜测黄金会暴涨,也许是我多虑了”

    ↓记住发布页↓https://4w4w4w.com运势比妹妹更高的乔虹儿总是感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了,姐姐,大局已定,我等会就让无赖把剑送过来”……白九樱看看了手机上的时间,说道,“差不多可以了”

    忽然间电视上又插播了重要新闻,餐馆里的人都停止了进食,有些人盯着电视屏幕手上的筷子都忘了放下。

    “刚才爆炸的是假消息……据可靠消息来源称,多名企业家被怀疑与魔国、尧洛国私通,贩卖假军备被捕……”

    之后是大量被怀疑有嫌疑的账号被查封。

    世界各国内操盘手看到这则新闻后,时间就反映过来,巨量的做空资金被兰芳政府锁住了,大量购买了黄金的账户也被锁住了,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都必须买涨。

    同时海豚湾市也有大量的民众开始购买黄金与白家的股票,这也是有历史原因的。

    数千年之前,白家祖先逃难来到海豚湾,饥寒交迫的他们被当地渔民就救。

    经过数百年的经营白家在海豚湾建立了一座小型城市,并且会救助每一个从尧洛逃难而来的同胞。

    再经过数百年海豚湾发展成为一个富裕的自由城邦,拥有了一只强力的海军。

    现在海豚湾附近的大多公民,其祖先都曾经接受过白家的恩惠,所以白家有难很多人愿意出手援助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海豚湾才是他们真正的祖国,白家就是他们真正的君主。

    “白姐姐,你们白家真厉害,舍身做饵,一网打尽”

    芙琳娜激动得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九樱微笑的点点头,他看到吴小皮一脸坏笑的表情,“小皮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赢了,我在开心”

    吴小皮关注的是自己的赌局,胜负终于是板上钉钉,不可逆转了。

    忽然手机铃声响起,吴小皮收到一条信息:“骗子,无赖!”,信息显然是乔霓儿所发。

    『任务完成了,等会去找老婆拿剑』吴小皮根本就没想要乔霓儿的宝剑,未来总会还给她的。

    白家前几天把视频交给了兰芳国的总统,并一起策划这次行动,由海外的媒体释放假消息,将然后时间做空股票和黄金人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兰芳是一个法治国家,这次经济战中可能只有冯山岳会有牢狱之灾,其他人只是正常的经济活动并不犯法。

    白家的目的也不是要让他们坐牢,而是需要兰芳国政府将他们的账号冻结一段时间无法交易,到时候暴涨之后,他们自然会被强制平仓而负债累累。

    从经济上将对方完全打垮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……吴小皮去赌场时,一位拿着剑的侍者走来,将剑递给了吴小皮。

    “乔霓儿呢?”

    吴小皮问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在下不知”

    吴小皮找到风见绚乃,还未开口对方便知其来意。

    “副会长去海边了,不要告诉她是我说的”

    吴小皮打听到了详细地址。

    乔霓儿生气时就会到人烟稀少的海边飚车,然后坐在海边悬崖上吹海风,一坐就是一天。

    吴小皮打了一辆出租车,经过一段时间寻找,终于在某个海边的悬崖上找到了乔霓儿。

    乔霓儿正在坐在石头上,看着航行中蔚蓝海水中的游轮,一副难过伤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乔妹妹,哥哥来了”

    “骗子!”

    “要叫哥哥!”

    “骗子哥哥”

    乔霓儿说完马上脸红了,任何骂人的话加上“哥哥”

    两字意思就变味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骗你,是你要赌跌的啊,小乔妹妹”

    吴小皮说完,坐到了乔霓儿旁边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作弊了……”

    乔霓儿看着吴小皮腰间挂着的两只剑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是你姐姐送的生日礼物吧,下次小乔妹妹生日,哥哥两把都送给你”

    听到吴小皮会把剑还给她,还会额外赠送一把,她的心气顿时就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白家那么有钱,为了还要来拿我寻开心?”

    乔霓儿一脸委屈的样子说着。

    “哥哥不是白家的人,仅和白家小姐是好朋友而已”

    吴小皮摸着乔霓儿的脸庞,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送,我要自己赢回来”『还要赌啊,下次恐怕很难获胜了,她们姐妹会万分小心了』吴小皮想着,“下次哥哥赢了,你就当我女奴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,我再拿两把剑做赌注,赌你身上那两把”

    乔霓儿把摸着她脸庞的手甩开了,吴小皮能摸这么久,想必在她心灵里有重要的地位了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可有三把宝剑,小乔妹妹”

    吴小皮抓着乔霓儿的手往自己胯下摸。

    听到宝剑二字,乔霓儿脑子就会激动,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,便让吴小皮抓着她的手摸去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摸到一个硬邦邦的巨物后,乔霓儿反应过来,吓得惊叫,“你……无赖!色狼!流氓!”『好大啊,那东西』乔腻儿越想越害羞,却不知道该怎么办,如果是别的男人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。

    乔霓儿红着脸便跑了,骑上她的摩托车,转身说道,“这里是打不到车的,再见,哥哥”

    吴小皮过来时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这一路的确没看到多少行人车辆。

    现在约出租车过来,就算司机肯来,也要在这荒无人烟的悬崖上等上一个多少小时,吹着风与海鸟为伴。

    吴小皮当机立断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到摩托车上,“哥哥要和妹妹一起回去”

    乔霓儿递过来一个头盔,踩着油门说道,“抱紧了”

    这句话给了吴小皮无限遐想,『她这么主动了?』,还没等继续胡思乱想,思绪就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乔霓儿几秒钟将车速加速到了公里每时,感受到强烈加速度的吴小皮下意识抱紧了乔霓儿,准确来说是靠着乔霓儿背上紧搂着蜂腰。

    车速被加速到2公里以上,摩托车在人烟稀少的公路上风驰电掣,油门的响声就像火车经过一般。

    飙车是乔霓儿的爱好之一,有【豪运】的她几乎没有出车祸的可能。

    与学姐的身体接触,闻到玉体的清香味,吴小皮的肉棒变大变硬,隔着裤子顶着乔霓儿的屁股。

    屁股被硬物顶着,乔霓儿才明白,自己考虑不周,让男人上了车必然会遇到如此情况,只得硬着头皮继续下去,她继续加速,油门发出更大的响声,如同爆炸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说,能否开慢点”

    吴小皮受不了这种速度与激情,飞奔的摩托车稍微出点差池,那就必死无疑,“真怕摔下去”

    “摔下去剑就是我的了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老婆吗,已经在考虑遗产继承了?”

    “无赖”

    如闪电一般飞驰的摩托车很快就开到了城区,马路上的已经能见到来往的汽车。

    乔霓儿丝毫没有减速的念头,依然驾驶着高速的摩托车在汽车的队伍中穿梭,摩托车不断在两辆车中间的夹缝中闪过,游刃有余,而吴小皮却吓得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『我可没豪运啊……』柏油沥青的公路上,夜色即将降临,摩托就像咆哮的野兽,在五彩的霓虹灯下飞奔,路人看着高速疾驰的摩托车都为两人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心情不好的时候,乔霓儿就会到海边的公路上飙车,她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,飙车带来的激情仅次于赌博。

    十字路口的红灯就像救星一样,车终于停了下来,一脸煞白的吴小皮的心跳却没有停止,整个身体依然有飞起来的感觉,脚板底都发麻了,搂着乔霓儿细腰的双手的抖动也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“小皮哥哥,吓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乔霓儿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风太大,吹得受不了”

    吴小皮可不想被女人看到自己弱小的一面,“我肚子饿了,我们去吃饭吧”

    “这是在约我咯?”

    “赢了妹妹的剑,请妹妹吃饭是应该的”

    一阵轰鸣声由远处传来,几辆摩托车急速驶来,停在两人跟前。

    驾驶摩托车的是几位女学生,没有带头盔,身上穿着夸张的特攻服,衣服上写着许多艳丽的文字,诸如“世界一等”、“豪华绚烂”

    表露个性的词语。

    这几位明显就是学园中的暴走族,从地球上的暴走族不同,星光学院的暴走族只飙车不从事违法活动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乔家飙车狂人吗,有兴趣比一场?”

    暴走族中为首的女生开口了,她穿着白色的特攻服。

    『卡特琳娜·蒂卡,这位小麦色皮肤的白发女生等级好高,看不到别的信息』吴小皮时间查看了暴走族首领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悬崖死亡竞速”

    乔霓儿提议道。

    乔霓儿一直都是暴走族的心头大患,她虽偶尔才飙车,但她将近3公里每时的速度让所有暴走族望尘莫及,这使得很多暴走族觉得脸面无存,后果就是近年来加入的新人愈来愈少,所有帮派都青黄不接。

    如果在竞速中战胜乔霓儿,可以为帮派争得面子,对日后的帮派发展也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平时邀请乔霓儿比赛都会被拒绝,这次她一反常态的立即答应了,反倒让卡特琳娜有些疑惑,『在他男人面前这个赌棍不敢拒绝?』一行人开车到了某悬崖边上,此处是参与死亡竞速游戏者的圣地。

    所谓的悬崖死亡竞速就是进行一千米的竞速赛,不过终点的红线在悬崖边上,先冲过的算赢。

    若是速度太快就会来不及刹车冲下悬崖,车毁人亡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刹车冲下悬崖?”

    吴小皮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常比试我必败,我不知道该什么时候刹车”

    乔霓儿轻描澹写的说着,“妹妹我这条命就到哥哥你手里了”

    乔霓儿想一直高速冲过终点,让在悬崖边等着的吴小皮从空中,将掉落悬崖的她救起。

    吴小皮能躲过子弹,当然保护她也不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吴小皮只得悉听尊便,吃了药剂在悬崖边等着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口哨响起,车上的两女都开始加速,向着一千米前的终点冲刺。

    两人的车速相当,车头像是在一条直线上,看不出谁前谁后。

    很快就冲过了五百米线,两人都没有减速的想法,还是在持续加速。

    几秒过后,冲过了八百米线,依然没有人选择减速。

    “大姐头再不减速有危险了”

    “这两人疯了!”

    暴走族的成员谈话间,都上了摩托车,向着悬崖边冲去,若有什么不测,好及时救助。

    『到极限了,乔家的疯女人还不减速』卡特琳娜在犹豫要不要减速,但是她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,哪怕思考半秒钟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到达9米线时,卡特琳娜开始减速,不过已经晚了,摩托车在巨大的刹车声中飞出了悬崖。

    而率先冲过终点的乔霓儿早已连人带车飞出悬崖。

    吴小皮看着车,双脚一蹬,以比车更快的速度飞向了乔霓儿,抓她的手一拉,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抱住,然后脚用力对着即将落入礁石上的摩托车一蹬反向用力,瞬间跳回了悬崖上。

    所有动作一气呵成,吴小皮打起来十二分的精神,不敢有半点马虎。

    在吴小皮的怀里,乔霓儿靠着吴小皮的胸脯,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胸膛上的肌肉,自己像是吴小皮的女朋友一样。

    忽然发现自己要陷进去了,“小皮哥哥,你还要抱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乔霓儿红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在吴小皮把乔霓儿放下来之际,卡特琳娜也飞到了悬崖上,也不一定是飞,因为没有人看清她是怎么跳上来的。

    『我怎么感觉她是飞上来的,莫非和墨素青一样,是奇怪的生物?』吴小皮感觉墨素青并非人类,对此女也有着同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乔霓儿,死亡竞速就是要会真死才有乐趣,没有人风险的竞速没乐趣”

    卡特琳娜看着吴小皮,不知道在想什么,然后说道,“这次是我输了。你男人身手不错呀。”

    接着,卡特琳娜让一名成员把车借给两人,然后她们一行人离去。

    路上,两人被风纪委员拦住了。

    两位委员,一位精灵族的女生,另一位站在她身后的人类委员像是她下属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参与违法的死亡竞速了?”

    精灵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刚才在海边约会呢。”

    吴小皮说着,借机搂着乔霓儿,对着她的俏脸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吴小皮这样以假装情侣的身份占乔霓儿的便宜,她害羞得对着吴小皮的屁股狠狠的掐了一下,当作报复。

    两人所骑的摩托车是暴走族专用的,上面纹着夸张的图桉,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暴走族。

    “人类的男性就会骗人,我不相信你说的,跟我们回去调查”

    女精灵傲慢的说着。

    吴小皮回想起来,当初在书籍里看过,精灵族是不会撒谎的,更加不会在同族之间不会撒谎,非常相信同族,于是传音与安缇尔茜联系,让她帮忙解释。

    好在安缇尔茜很信赖吴小皮,同意了。

    于是拨通了视频电话,将手机递给精灵。

    两位精灵用着精灵语交流着,旁边三人根本听不懂。

    很快精灵将手机还给了吴小皮,告之他们可以离开。

    『如果我让茜儿和这大奶精灵说,我得了绝症必须与两个精灵双飞才能治愈,她也会同意咯?』看着两位风机委员离开,乔霓儿好奇的问道,“风纪委员可是铁面无私的,你们白家也能搞定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”……某饭店内“小乔妹妹,听说你家有奥陌陌之石?”

    “你接近我就是为了这个?”

    乔霓儿一脸不快的样子说道,显得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我有这么阴险吗?”

    吴小皮装作一脸委屈的样子,想到自己两次对赌都耍诈了,确实很阴险,再辩解就会越描越黑,“我是为了某件宝贝,我们在博物馆见过的”

    所谓的宝贝就是指当时在镜子里见到的乔霓儿,她瞬间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哼,都不知道你哪句真哪句假”

    乔霓儿白了吴小皮一眼,“石头已经用完了”

    “用完了?”

    奥陌陌之石是一种神奇的外星矿石,有多种鬼神莫测的效果,其中一种效果就是能清除人体内的杂质与毒素,让细胞再生。

    奥陌陌之石除了不能起死人而肉白骨之外,什么绝症都能治疗,可谓是最上等的药物,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乔家曾经赌博赢来的一星半点奥陌陌之石早就没了,用来治愈了乔霓儿得了绝症的爷爷。

    石头虽然没了,但是至少打听了有价值的信息,乔家有石头,也许就有石头的照片。

    吴小皮观看了乔霓儿发给他的图片,发现这东西自己好像见过。

    他打开物品栏,掏出了安雅苏送给他的石头,问道,“小乔妹妹,是这东西吗?”

    一霎间,乔霓儿眼睛里含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气,惊呆了张着嘴,半天说不出话来,过了好一会儿,才说道,“你怎么会有这么大一块?”

    “某个笨蛋给我的,我还以为是什么破烂玩意呢”

    吴小皮自己也惊喜参半,想不到笨蛋女神会给他这样一个宝物。

    “你是白家的大少爷吧,为什么会姓吴,这次经济战你们赚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是白家的人,别说这个了,菜要凉了”

    吴小皮拿起公用的筷子,夹了一片肉,喂到乔霓儿嘴前。

    乔霓儿看着筷子,愣了一下,张口小嘴将肉吃了下去,瞬间双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明天将是跆拳道比赛的半决赛了,吴小皮的两位老婆毫无悬念的打进了半决赛,分在不同半区。

    吴小皮想到可以用跆拳道进行赌注,于是邀请了乔霓儿去看半决赛和决赛。